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锦绣河山龙凤谋 >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观月庆功
    第二日,朝中但凡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,都奉旨进宫参加庆功宴,皇上因心情大好,特许大家可以带上家眷一起,以显皇恩浩荡。

    作为皇子加功臣的姜翊宸当然在受邀之列,一早,王嬷嬷就奉命来到凌霜院,给程青悦送来了一套精美华贵的新衣服,去参加今日宫中宴席,程青悦虽觉得衣服贵重了些,但她明白今日这种场合不可马虎,也就听话的换上了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后,萱儿张大了嘴惊呼道:“小姐,你今天简直太美了,像仙女下凡一样!”

    程青悦笑道:“就你嘴甜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上下打量了一番程青悦,一边点头,一边赞道:“悦姑娘天生丽质,平日里却不喜装扮,总穿一些简洁浅淡的衣服,虽气质清雅高洁,但总觉少了一些烟火气,今日穿这一身淡紫霞粉绣花锦衣,高贵华美,若说你是哪位金枝玉叶,旁人也会深信不疑的。”

    程青悦从未穿过这种繁琐复杂的锦衣华服,本来就觉得不习惯,又被二人一顿夸赞,顿觉不好意思,笑道:“嬷嬷谬赞了,青悦长于山野,向来不懂礼节,即使有华服加身,也难掩身上的江湖习气,怎能与金枝玉叶相提并论,今日赴宴,只求不失了礼节,给宸哥哥蒙羞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摇头道:“悦姑娘莫谦虚,我十四岁进宫,在宫中呆了整整二十年,后宫佳丽三千,也算看遍了各种各样的美人,所以,一般人是入不了我的眼的,像悦姑娘这样,集高贵、洒脱、柔美、英气于一身的美人实在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细细打量了一番程青悦,从妆台上拿了一支白玉梅花流苏步摇,别在她的头上,程青悦照了一眼镜子,瞬间觉得华贵之中又带了一丝飘逸灵动。

    萱儿又惊叹道:“哎呀,嬷嬷你太厉害了,小姐一带这个步摇,更美了,这王爷要是见了,还不知道被迷成什么样呢!”

    程青悦假装嗔怪道:你这小丫头,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嬷嬷笑眯眯的看着主仆俩说笑。

    “悦儿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不知何时也来到房中,他见程青悦已换上新衣,背影尽显婀娜多姿,不觉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待她转过身来,朝他回眸一笑,姜翊宸只觉房中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,只剩程青悦一人如那朝霞一般,璀璨夺目,一时之间,竟看痴了去。

    “宸哥哥。”

    听到程青悦唤他,他方才收回了痴迷的眼神,笑意盎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萱儿行过礼后,小声对程青悦说:“小姐,我说的没错吧,你看王爷看你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程青悦一边小声喝止萱儿,一边看了一眼姜翊宸,见他看她的眼神依旧浓烈,不觉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悦儿,你今日这身装扮,是要把这世上的女子都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宸哥哥,哪有自己人夸自己人的道理,且你这一说,我更觉惶恐了,今日庆功宴,我们本就不是主角,若太过张扬,喧宾夺主,岂不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笑道:“悦姑娘且放宽心,今日乃庆功宴,皇上龙颜大悦,嫔妃们必定千方百计装扮自己,以求皇上垂青,更何况还有许多命妇在场,她们肯定也会着锦衣华服。这套衣服是我亲自所选,我心中自有思量,不会太过招摇,也不会太失礼,所以悦姑娘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同意道:“嬷嬷在宫中多年,参加过许多这样的宴饮,知道轻重,悦儿就不要忧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嬷嬷想的周到,如此,青悦便放心穿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下人来禀报,马车已备好,于是两人并肩出了王府,坐上马车,直奔皇城而去。

    观月台位于御花园西南方,是一搭建起来的高台,因视野开阔,风景极好,晚上是个赏月的好地方,顾名观月台。

    从宫门进入皇城后,两人穿过了长长的宫墙,又走过回廊,七拐八绕,方才来到观月台。

    等他们到的时候,大臣和他们的家眷们也陆陆续续来的差不多了,大家依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因皇上还没有来,便三两个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过了一会儿,康王也过来了,他不理旁人的聒噪,闭目眼神起来。

    等程青悦和姜翊宸两人走过来的时候,大家都停止了交谈,眼神齐刷刷的看向他们,眼中无不是赞叹之色,郎才女貌、天作之合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姜翊澄见六哥过来,老远就挥手向他致意,姜翊宸朝他微笑回应,带着程青悦依礼在姜翊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待他坐下后,见杨敬业正好坐在对面,杨承志、杨靖荷次第坐在其父后面,四人眼神不经意的交汇示意后,便自然的滑开了。

    对于程青悦今日的不同,姜翊澄自然也注意到了,他由衷赞赏道:“青悦姐姐,你今日这身装扮真好看,刚才你们来的时候,大家都在看你呢!”

    程青悦本就不太习惯这种衣服,也不习惯这种场合,刚才被众人注视,这会又被姜翊澄夸赞,心中有些不自然,正想着怎么客气时,只听众人高声道:“太子殿下,安阳王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一看,原来是太子和安阳王过来了。

    太子刚过来,就注意到姜翊宸身边的程青悦,他眼神一亮,昂首挺胸的过来道:“早就听闻六弟风流倜傥,在苍州金屋藏娇,独宠府中一个美人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怪不得六弟乐不思蜀呢。”

    安阳王也过来假笑道:“太子殿下所言极是,都说太子殿下宫中美人众多,但比起这位姑娘,都失色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太子本来见了程青悦就垂涎不已,听姜翊桓在一旁说风凉话,再一想自己宫中那些姬妾,顿觉都是胭脂俗粉,心里不免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姜翊宸正想说些什么,程青悦已上前行礼道:“太子殿下身份尊贵,天下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,小女出身乡野,言语行为粗鄙,怎敢与你宫中美人相比,不过是太子殿下抬爱罢了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看着程青悦,眼中尽是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太子刚才本来被安阳王说的失了颜面,听程青悦说完这番话,心里舒爽不少,他见程青悦眼神坚定,态度不卑不亢,便知她并非一般的女子,不可轻易亵渎,也就打消了非分之想,朝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子走后,安阳王假意客套道:“六哥回来,小弟未来得及登门拜访,还请六哥赎罪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低眉浅笑道:“九弟客气了,你深受父皇宠爱,前途无量,我这病弱之躯,怎有让你登门拜访之理。”

    安阳王笑道:“话虽如此,你我到底是亲兄弟,还是要多来往,莫要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面上并无变化,心里却冷漠无比,就是这个亲兄弟,阻拦他回京,一心要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两人又客套几句后,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慧妃、谨妃、谦嫔等嫔妃美人公主也陆续过来了,慧妃谨妃向来低调,所以礼服也以简约大方为主,看起来倒也稳重,不失礼节。

    其她美人看的出来都是经过精心装扮,想博得盛宠,一时之间,众芳相聚,颇有争奇斗艳的气势。

    众人正交谈着,只听到太监尖利的声音高呼: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只见姜王一身黑色金丝龙袍在前,与太后并行,皇后、陈贵妃、安平公主在后,五人依次登上高台中央。

    众人急忙起身,齐呼:“参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。”姜王今日心情十分愉悦,微笑道:“今日为杨爱卿庆功,普天同庆,众卿不必拘礼,尽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恩典!”

    众人谢恩坐定后,随着丝竹乐器声响起,一行歌姬娓娓走来,轻歌曼舞,妙态绝伦,众人一边喝着酒,一边陶醉的欣赏舞姿。

    在赏乐空隙,程青悦扫了一眼高台上的皇后和陈贵妃,只见皇后穿了一件正红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礼服,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雍容高贵。陈贵妃一身绛紫色流彩云锦宫服,又保养得当,所以看起来明艳异常,两人各有特色,难分高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青悦才真正相信嬷嬷所说,果然,有了对比,自己也就没有那么显眼了,想到这里,她不仅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姜翊宸好像能洞察她心思一般,见程青悦放松身体,笑盈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宸哥哥,皇后身边那位姑娘是谁,看着很是面善啊?”

    姜翊宸回答道:“那是皇后的嫡女,我们的皇姐,安平公主。”

    程青悦赞叹道:“今日得见公主,我才见识到了什么是金枝玉叶,果然大家风范,气度不凡。”

    姜翊澄道:“青悦姐姐说的是,皇姐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,自小被皇后娘娘精心教养,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礼仪教养上,在一众公主里,都是拔尖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青悦姐姐你看,”姜翊澄又努努嘴示意程青悦看谦嫔,“谦嫔娘娘身边那位是我们的皇妹静淑公主,比起皇姐,她的气质可要差的多。”

    程青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果然,那静淑公主虽看起来也是文静谦和,但却没有安平公主身上那种大气。

    这时姜翊宸说:“儿女的言行举止,气度风范受父母和家世教养影响居多,皇姐乃皇后娘娘嫡女,又深受父皇宠爱,为人处世自然大气,而静淑公主受其母影响,性格自然要文静些。”

    姜翊澄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一曲舞毕,看台上,陈贵妃突然手扶额头道:“皇上,臣妾突然觉得有些头痛。”

    姜王摆摆手示意她退下。

    陈贵妃起身朝皇上福了福,在丫鬟锦心的搀扶下退下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皇后看着她,面露寒色,这个贱人,如此急不可耐,可惜自己身为国母,不可失礼退席,被她抢了先。

    太后今日心情也十分好,本就气色不错的脸,在日光照耀下,更显精神。她慈爱的唤安平公主:“安平,来,坐到皇祖母身边。”

    安平公主朝皇祖母温婉一笑,听话的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安平,皇祖母瞧着你,好像又清瘦了些,万事切放宽心,得空的时候,多来皇祖母宫中,我们祖孙俩好说说体己话。”

    安平公主知道皇祖母担忧她,怕她沉溺于过去,笑着安慰她道:“安平不孝,让皇祖母挂心了,如今安平能日日陪在父皇母后身边,为他们尽孝,安平已知足。过去的事,安平已释怀,还请皇祖母保重好身体,莫要为安平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太后很是欣慰:“你能这样想,皇祖母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们祖孙俩感情很好,皇后心情十分舒畅,笑道:“安平能得陛下和母后疼爱,是她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朕所有女儿中,就属安平最懂朕心,也最贴心,这样女儿,朕怎能不疼爱呢?”姜王见她们祖孙三人相谈甚欢,心情更好,忍不住也夸奖起这个女儿来。

    太后忍不住调侃道:“为人父者,总觉得自己的子女是最好的,皇上此刻恐怕也是这种心理吧。”

    姜王忍不住大笑:“哈哈哈,母后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皇后也笑着附和道:“母后之于陛下,不也是如此吗。”

    太后慈爱的看着姜王道:“是呀,皇上孝顺,哀家才能安心颐养天年。”

    看台上,众人其乐融融,尽享天伦,看台下,陈贵妃下去后,向锦心眼神示意,锦心会意,待贵妃走后,她悄悄来到杨靖荷身边,低头耳语一番,杨靖荷稍一犹豫,随后,便随她而去。

    姜翊澄示意六哥看对面:“贵妃娘娘已经开始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自然看到了,这是预料之中的事,他面上波澜不惊,对程青悦说:“悦儿,现在正值春日,御花园的花开了,景色很好,不如我们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程青悦本来就觉得这种场合很是无聊,姜翊宸的提议正合她意,于是两人起身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御花园,程青悦才知道何为皇家园林,果然,不论是园子大小还是布局结构,都是普通的官家园子所不能比拟的,园中种满了奇花异草,此时百花盛开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一处凉亭时,发现凉亭中有一锦衣女子正在低头哭泣,见程青悦二人过来,急忙擦干眼泪,起身施礼。

    程青悦看她眼睛哭的已经有些红肿,本就清秀的脸庞,此时看起来楚楚可怜,很是惹人怜爱,她觉得有些眼熟,稍一回想,便想起刚才在观月台见过,应该是哪位大人的家眷。

    姜翊宸问道:“你是何人?为何在此哭泣?”

    女子见姜翊宸问起,有些局促不安,“王爷赎罪,臣女乃章怀庆之女章碧云,今日随父亲进宫参宴,并非有意在此大喜之日扫兴,实乃臣女想起一些伤心往事,情难自禁,还请王爷赎罪。”

    姜翊宸点头会意,“原来是章大人千金,你既然明白今日宴席的重要,就不该在此哭泣,被本王看到还好,如若被别人看到,禀报皇上,恐怕章大人要因此受牵连了。”

    章碧云听完,急忙道:“多谢王爷提醒,臣女险些犯下大错,连累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知道就好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待章碧云退下后,两人接着赏花,程青悦受刚才的事影响,一路上不断浮现章碧云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。

    姜翊宸看她有些心不在焉,明白她定是在想章碧云的事,于是道:“章怀庆乃章怀严同族兄弟,他有几个儿女,刚才那个章碧云,我并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程青悦见姜翊宸也不知道缘由,于是放下此事,专心陪他赏花了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xgjx.xyz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