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低调大亨 > 第八百三十七章:闯下了大祸 (万二)
    第二天,耷拉着头,跟在吴海权身后的程宇航,带着经纪人赵赵,来到了星辰传媒入住的白沙大酒店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诚意,他们来的还是比较早的,八点四十五就抵达了酒店的大堂。

    可惜,诚意再足,来的再早,也没有丝毫的作用。

    楚乾坤早就带着一帮人,坐最早的一班飞机返回东州了,此时已经遨游在天际了。

    唯一还留在常砂的人,只有方少华带领的一个工作小组,他还要和洪国涛他们碰个头。

    总结第一期节目,安排协调第二期节目,反思不足和失误,展望成功和下周。

    从总台问询到楚乾坤他们已经退房离开,失落至极的吴海权三人在酒店门口碰上了方少华。

    星辰传媒还有一组人马是开车返回的,他刚刚从停车场送他们回来,正准备回房间取一份资料,然后去芒果台开会。

    程宇帆昨天的疯魔行为,方少华并没有亲眼看到。

    但是宇权退赛的原因,洪国涛是给他做了具体的讲解,事后,他也从楚乾坤那里得到了印证。

    所以,对程宇帆他没有什么好感,本想假装没看见,却被眼尖的吴海权给看到了,是以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方总,你还在呀?”吴海权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刚才因为楚乾坤已经离开酒店而郁闷的心情,恢复了不少,伸着手热情的和方少华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噢,是你们呀,有事吗?”方少华一副我很忙的样子,没有什么热情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方总看来很忙啊。”吴海权尴尬了一下,没办法,他们现在求人的一方,姿态只能是放低一些:“我们是来找柳总和楚总的,不过他们好像已经退房了。”

    吴海权伸手朝后面的酒店总台指了指,意思是他已经问过了。

    原先这种对外的沟通都是程宇帆做的,现在他这个当事人,反而是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,事事都让他出面。

    至于经纪人赵赵,已经习惯了不吭声,他是不会主动出面谈事、做事的。

    一股是深深的无奈,印刻在吴海权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他们回东州 了,我们楚总还在上学,忙的很。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,我可以帮你们转达。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,那我就先走了,洪导还等着我开庆功会。”

    方少华的话,在吴海权他们听起来,是那么的刺耳,那么的讽刺。

    是啊,程宇帆的幺蛾子,差点让《我们是歌手》的直播出事故,现在他们顺利的且成功的直播了节目,自然要好好的庆祝一下了。

    看着走进电梯的方少华,吴海权和程宇帆对视一眼,无奈的谈了一口气,步履略带蹒跚的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昨天中午离开芒果台之后,他们三人就哪都没去,一直在酒店里。

    吴海权把自己和程宇帆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,两人私下交谈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在这半天的时间里,两人甚至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意见相左的厉害。

    吴海权的意思很明确,就是要程宇帆讲清楚,为什么跟发神经一样的,想要楚乾坤手里的翡翠,那种做法和想法,实在是太无知了。

    而且,程宇帆在这件事情上面,是欺骗了他的,一开始他还真当程宇帆只是想多要点出场费。

    他一时糊涂,竟然也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可最后的事实证明,这一切都只是程宇帆的烟雾弹,他真正的目的,就是楚乾坤手里的翡翠。

    那块鸡蛋帝王绿,若真则价值连城,不是他们能染指。若假则毫无价值,莫名的得罪芒果和星辰,根本就是脑残做法。

    程宇帆虽然还在硬撑着,没有如实告知吴海权到底原因何在。

    但是,从楚乾坤主动让他离开,不需要他参加晚上的直播开始,程宇帆的心态就有些崩了。

    这和他之前的猜测、思路完全不一样,他后续的计划,更是被打乱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很多策略都还没拿出来用,就被楚乾坤一句出去,让它们胎死了腹中。

    争争吵吵,吵吵闹闹。

    中饭都是临近了晚边,才在赵赵的安排下,在房间里中晚并一顿的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人郁闷了,心情不舒畅了,自然就要借酒消愁了。

    几杯下肚之后,两人之间又开始了推心置腹交流,这一次,程宇帆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原来,是因为女人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样说,小白也没有说要这么档次高的翡翠玉器啊。你直接去首饰店,给他选一件好一些的翡翠不就得了。干嘛搞的这么复杂,硬要盯上楚老板的那块所谓帝王绿。你应该知道,如果它是真的话,就是把我们组合卖了,也买不了它的一个小角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如果是这样的宝贝,人家楚老板会把它一两百万的价格转让给你。你觉得是他脑子有可能秀逗,还是你脑子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吴海权手里拿着酒杯,另一只手伸出去摸了一下程宇帆的额头。

    程宇帆伸手一档,他当然不敢说自己是真秀逗了,感觉就像被那块玉石迷了魂一般。

    有一点小醉意的说道:“什么楚老板,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吗?仗着他表姐柳依依的威风,在他们星辰公司耍威风罢了。洪国涛他们也是看在柳依依的面子,看在钱的面子上,才会那么顺着他。不然的话,他就是一根蚯蚓,谁搭理他啊!”

    十分的鄙视,对楚乾坤是一点看的起的意思都没有,对他没有一丝好印象。

    他今天也是到了大霉的,先是被楚乾坤踹了一脚,然后又被那个叫军子的人砸了一箱。

    身上到现在还是痛的,几杯酒下肚,活了血,似乎更痛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是乳臭未干的小子,我觉得不像。你别忘了,《我们是歌手》的创意,是他先提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吴海权的酒量稍微好一些,喝的也相对少一些,脑子更清醒,不像程宇帆那么的盲目。

    “切,这个你也相信啊。都是他们自己说说的,搞不好是姓楚的想进娱乐圈,柳依依现在就开始给他身上慢慢贴金了。”

    程宇帆的脑洞,永远要比吴海权的大,说出来的话,猜测的十分大胆。

    “咦,你说的好像有一点道理。”吴海权眉心一挑:“不过,这些都是猜测。我现在想问你,如果那块翡翠是真的,楚乾坤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

    程宇帆一口干掉了杯中剩余的酒,理所当然的说道: “这还不好猜吗?肯定是柳依依的呀,不然他一个小年青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柳依依的,怎么会到楚乾坤手里,难道是他偷出来玩的吗?”吴海权同样喝掉杯中的酒,拦住了还想倒酒喝的程宇帆,示意一旁和透明人一样的赵赵把酒拿掉:“还有一点,如果是柳依依的,柳依依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

    一场编剧脑洞,在两人一问一答下,开始了它的精彩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程宇帆拿酒拿了一个空,凶凶的瞪了赵赵一眼,吴海权的反问,他也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吴海权也不等程宇帆说下文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柳依依这个老总,也是来的很突然的吧。其实,不光是她突然,连星辰传媒都出现的很突然。”

    “赵赵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个柳依依和董嘉倪都参加过芒果台的《想唱唱就唱》?”

    吴海权突然把问题丢给了经纪人,赵赵正在对付一只龙虾的钳子,没想到吴海权会突然的问到他。

    赶紧放下那只大钳,用纸巾擦了擦油嘴和油手,然后装模作样的想了想,点点头道:“没错,董嘉倪是《想唱就唱》去年的全国季军,柳总是全国十强的第十名。不过,董嘉倪后来以歌手的身份出道,而柳总则是变成了星辰传媒的老总。“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赵赵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:”还有一件事情,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们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直接说就是了,吞吞吐吐做什么?”

    程宇帆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,胆子肥了,竟然真的把酒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吃饭前,我刚刚从一个朋友那里,好不容易打听来的。”为了突出消息的来之不易和自己的功劳,赵赵特意强调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:“柳总不光是星辰传媒的老总,还是OK服饰的老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?

    两声惊讶的声音,喊的又响又亮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我朋友是东州本地人,柳总的身份,在他们那边不是什么秘密。”赵赵强调道。

    他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何尝不是这个表情。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?”吴海权站了起来,看着外面的夕阳,感叹道:“难怪从来没听洪国涛介绍OK服饰的老总,难怪在OK服饰还是刚刚出来的时候,董嘉倪就是他们的代言人了。原来两家公司都是柳依依在当老总啊。”

    恍然大悟的吴海权,眉头深深的皱起:“柳依依的年纪应该和董嘉倪是一样的,也不比楚乾坤大不了多少。那就奇怪了,她哪来的本事,能如此年纪轻轻,就成为了两家大公司的老总的呢?”

    星辰传媒和OK服饰,虽然还不是全国性的一流企业,但是却是成长最快的企业之一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这规模产值,在他们看来绝对达到十几亿的级别。

    十几亿啊,这可不是小公司了,如果公司的股份全部归柳依依所有,那她是妥妥的十亿级别的亿万富翁。

    在2005年的华夏,这个级别的有钱人,男性都不多吧,何况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想想都恐怖啊!

    “柳依依家里的背景,你知道吗?”程宇帆突然很谦虚的问赵赵,一双眼睛瞪的特别突出,似乎想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去年《想唱就唱》全国决赛的时候,我看过她们的节目,我记得当初她和董嘉倪介绍自己的时候,家里条件都很普通的,都是小地方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赵有点不习惯程宇帆的态度,把他知道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资深的经纪人,对于娱乐圈的有些事情,他是很感兴趣的,董嘉倪和柳依依那几场比赛,他正好有空看过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家,小地方出来的人。”程宇帆不停的重复道,一双眼睛越瞪越大,大的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看的赵赵的心,都经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,程宇帆在看楚乾坤的鸡蛋帝王绿时有过,但是眼神中表现出来的意思,好像又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看翡翠的眼神,更多的是一种贪婪的欲望,而现在的眼珠里,主要是一种恐惧。

    赵赵认真看了程宇帆一眼,然后又不可思议的看了同样惊恐起来的吴海权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怎么了,不知道他们是想到了什么,为什么会这么的惊恐?

    惊恐的吴海权,和恐惧的程宇帆,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,然后程宇帆苦涩的问道:“你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吴海权重重的点点头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我们应该想的是同一件事情,你今天可能闯下大祸了。”

    程宇帆抬起下巴,望着白白的天花板,深深的叹道:“哎,是我莽撞了,太轻视他们了,没有把里面的关系理清楚。”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xgjx.xyz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